孔明安在国科大马克思主义论坛分析国外马克思主义思潮与前沿问题

  • 高兴
  • 发布于 2020-07-02
  • 160

       2020年6月29日上午,中国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论坛第四讲通过腾讯会议举办,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全国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副会长孔明安应邀作题为“国外马克思主义思潮与前沿问题分析”的学术报告。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任定成教授主持讲座,王庭大院长、李培金前书记、方晓阳教授、孟建伟教授、李宏芳教授、叶青研究员、黄小茹副研究员、常征副教授、曹志红副教授、陈天嘉副教授以及国科大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其他教师和研究生参加了本次论坛。参加论坛的还有国科大本科生、其他学院的研究生,以及全国各地高校师生共200余人。

       孔明安介绍了中国学界关于国外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格局与变化,梳理了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发展历史线索,重点讨论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关注议题与意识形态、拜物教、消费社会与劳动价值论、当代资本主义与新帝国主义、自由主义及其批判、当下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等问题的关联。他指出,面对诸多社会思潮,我们既不能一味拒绝,也不能照单全收,而应该用马克思主义观点条分缕析,从容面对。把握当今西方社会问题,对我们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孔明安区分了国外马克思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三个概念。他认为,国外马克思主义实际上是马克思主义加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历史学、哲学等学科形成的一个领域。西方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西方化,如同中国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一样,都是马克思主义与各国国情和地域相结合的结果。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成果丰富,但实践乏力。相反,中国马克思主义实践及其成果很丰富,但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相比,我们的理论成果则远远不足,跟不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

      相较国外马克思主义,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受西方哲学和西方马克主义影响,国内马克思主义着重于哲学研究,呈现为4个热点领域:主体性哲学、实践哲学、存在论哲学和应用哲学研究,后者包括值论、政治哲学和经济哲学三个三个领域的研究。国外马克思主义思潮的组成相当复杂,就当代社会思潮及其流派而言,包含新自由主义与当代资本主义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消费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女权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后现代主义等等。

      孔明安区分了马克思和列宁的意识形态概念,以及特拉西、葛兰西、阿尔都塞等西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概念的区别。他认为,意识形态不能简单等同于思政课。意识形态是观念学,观念学是ideology更直接、更简洁的译法。观念相对固定,具有确定性。观念一旦形成就不易发生变化。意识形态的特征是简单、易懂、直观透明,其典型表现就是口号,这是意识形态贴近社会现实的层面,也是意识形态卑俗性的一面。另一方面,意识形态问题复杂,不是简单地灌输,而具有有意识的自发性和崇高性等特征。孤立研究马克思理论弄不清社会主义是什么等意识形态问题,如果对照国外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理论,则可以厘清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之间的区别。

      孔明安对拜物教之“物”做了分析。他认为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出的拜物教的“物”具有实体性和崇高性,物与物的关系折射了人与人的关系,是从新的视野来研究拜物教问题,与人类从原始社会就有的恋物癖不同。拜物教由卢卡奇的物化概念引发了新的问题:当前的市场经济与拜物教之间的关系,反映了拜物教产生的必然性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教育的理性化之间的张力。拜物教不等于拜金主义。拜物教所拜对象包括政治权利、宗教和商品三个方面。

      孔明安同意鲍德里亚的观点,认为消费社会与劳动价值论是贯穿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问题。当前新冠疫情影响最大的不是生产,而是如何推动和提升社会消费的问题。鲍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中提出消费社会和消费会成为一个白色神话,人们趋之若鹜,它会逐渐取代生产本体论的地位,这一观点是典型的片面的深刻。另一方面,消费与科技创新密切相关,消费离不开创新。日常消费与科技创新才会引起人们的消费欲望。消费社会的底色是技术创新,是再创新。

      孔明安具体阐释了如何理解资本主义垂而不死主义的问题。他列举了不同学派代表人物关于“资本主义”的观点:马克思提出了资本积累与危机爆发关系的观点,,曼德尔提出了资本主义的“长波论”,哈维提出了“新帝国主义论”,哈贝马斯提出当代资本主义合法性危机理论,拉克劳提出无矛盾的对抗和无对抗的矛盾观点。齐泽克认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预言虽然是正确的,但马克思没有看到资本主义巨大的自我修复能力。金融资本主义通过金融借贷和印制钞票可以将危机置后,通过借贷和通胀可以延缓资本主义危机。

      新自由主义是一种经济和政治学思潮,强调自由市场的重要性。孔明安指出,新自由主义可以划分为Neo-liberalism和New-liberalism两种。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以斯密、哈耶克为典型代表,主张自由市场竞争,强调政府是守夜人的角色。哲学上的新自由主义,以洛克、康德、罗尔斯和诺奇克等为代表。政治法学上的新自由主义,以孟德斯鸠、卢梭、哈贝马斯为代表。当然对这些划分还需要进一步细化。

      孔明安认为民粹主义在当前不会直接表现出来,而是通过民主主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生态主义、社会主义等面目以伪装形式表现出来。当前美国乱象表面上看是种族主义和反种族主义问题,但实际上是另类的民粹主义。民粹主义既有“左翼”民粹主义,也有“右翼”民粹主义。从后马克思主义来看,“左翼”和“右翼”民粹主义相互渗透,两种思潮相互转化,其根本原因在于民粹主义的运作方式是无意识的。

      报告结束后,听众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如民粹主义在中国当代有哪些表现、一个人的刻板印象是否属于意识形态问题、如何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更有效地推进社会平等,等等。孔明安对于这些问题一一做了简明扼要的回答。

 

                                                                                                  (马克思主义学院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