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学者就“器官移植的伦理和现实”进行对话

  • 魏建武
  • 发布于 2017-09-13
  • 514

       2017年9月13日下午,中国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专职教师任定成教授、岗位教师叶青副研究员和专职教师陈天嘉讲师,与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高级讲师坎贝尔·弗雷泽(Campbell Fraser)博士,以“器官移植的伦理和现实”为主题,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玉泉校区办公楼进行对话。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兼新闻传播学系主任张增一教授、马克思主义学院专职教师曹志红讲师和常征讲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洪帆副教授、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国际项目专员李云涛先生,以及中国科学院大学参与膜拜现象研究的博士后和部分研究生参加了座谈。座谈会由任定成教授主持。

任定成教授主持中澳学者“器官移植的伦理与现实”对话会

       任定成教授是北京膜拜团体研究团队的负责人。他介绍了弗雷泽博士以及中国科学院大学膜拜团体研究团队。弗雷泽博士是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格里菲斯商学院国际商务与亚洲研究系高级讲师,其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人类器官交易,是伊斯坦布尔宣言监管组织的成员,该组织是一个致力于打击移植旅游的国际组织。龚育之和何祚庥在反邪教工作中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任教授领导的北京膜拜团体研究团队努力继承二位先生的思想和方法。

叶青副研究员在中澳学者“器官移植的伦理与现实”对话会上发言

       叶青汇报了她有关器官强摘的研究工作。她指出,2006年3月以来,邪教组织及其西方支持者持续指控中国政府强摘邪教信众器官(以下简称强摘说),以此为据指责中国的人权状况。这些指控在国际政界和学界产生了很大影响,尽管中国政府一再澄清,澳大利亚、德国等国政府和相关国际组织也表示质疑,但这种影响短期间仍难消除。叶青根据她对邪教及其支持者的器官强摘报告所涉及的证据及自己团队的田野调查,指出涉及强摘的系列报告在证据的客观真实性、调查方法、论证方式等方面存在严重缺陷。这些证据收集者的立场和视角显示,他们一直处于中国政府和中国主流社会的对立面,刻意忽视反面证据,忽视中国当下的进步。强摘说的广为传播是他们为了获取自身政治利益的炒作行为所致。

陈天嘉博士在中澳学者“器官移植的伦理与现实”对话会上发言

       陈天嘉博士介绍了中国膜拜团体研究的起源和发展情况。他首先追溯了中国科学无神论与反邪教研究的先行者龚育之和何祚庥先生的工作,以及任定成教授团队对这一研究事业的继承。任定成教授1999年组建北京膜拜团体研究小组以来,小组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在国际、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期刊和国际学术会议上发表了大量文章,搜集整理了万余篇(部)涉及邪教的文献,完成了十余份研究报告,正在编辑《膜拜现象研究丛书》和开展田野调查。陈天嘉也与弗雷泽探讨了合作开展研究的可能性。

费雷泽博士在中澳学者“器官移植的伦理与现实”对话会上发言

       弗雷泽博士根据他对全球器官交易情况的调查,指出中国邪教及其支持者的强摘器官说没有事实依据,目前国际器官移植学界绝大多数学者都不再相信强摘器官说,中国非法器官移植情况与邪教信徒无关,而且中国阻止器官交易情况现在比有些国家要好得多。强摘器官说利用并歪曲2015年前中国社会非法器官移植与死刑犯器官移植情况,是邪教获取政治利益和影响的方式。但过去两年半,没有外国人来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弗雷泽博士因为在澳大利亚国会作证时质疑强摘说而受到了中国邪教组织的攻击,因此他呼吁有更多外国人士揭露国外的中国邪教及其强摘器官说。

       参会者与弗雷泽展开了深入的探讨。陈天嘉与弗雷泽探讨了普通邪教信徒与上层组织者的不同特点,以及信徒受组织者洗脑的情况。叶青与弗雷泽讨论了世界主要器官移植国家的情况,对比了中西方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文化差异。洪帆与弗雷泽交流了活摘器官说目前在器官移植专业人士中普遍受质疑和在普通大众中广泛传播的现象和原因。曹志红与弗雷泽讨论了邪教对于下层民众与受教育群体的不同吸纳方式及其背后的原因,以及中国邪教积极吸纳多国籍追随者以便成为国际组织的趋势。

(魏建武供稿)